沈阳 大连 鞍山 抚顺 本溪 丹东 锦州 营口 阜新 辽阳 铁岭 朝阳 盘锦 葫芦岛 绥中 昌图 商贸开发区 辽宁社区网 惠农乡村通
    东北新闻网时尚频道
您当前的位置 : 东北新闻网 >> 时尚频道 >> 时尚聚焦

48岁的伊能静说要当一辈子老少女,你猜她儿子怎么回答?

2018-01-05 09:15  来源:凤凰时尚  
作者:
分享到:

  《吐槽大会》这个节目是真的好看呀!凰尚一路从第一季追到了第二季~

  终于啊~等来了第一期吐槽的“靶心”——爱哭的公主伊能静!

  吴宗宪说:“不同年份的酒打开都有不同的味道,而伊能静是每一年都有不一样的玻尿酸味。”

  伊能静儿子也吐得一手好槽:好多年前跟同学介绍妈妈说:我妈很奇怪喔!她没化妆像灰姑娘,长的很可怜的样子,可是一化妆就像后母,眼睛尖尖的好恐怖

  “吐槽铁三角”张绍刚、李诞、池子更是给力呀~很多梗都是老梗,可凰尚从头乐到尾,笑出了不少眼泪~

  在主持人张绍刚接着伊能静去录节目的路上,吐槽其实就开始了……

  —— “你觉得你身上有槽点吗?”

  ——“全身上下都是啊,每个毛细孔都是槽点啊”。伊能静用嗲嗲的台湾腔回答。

  “不叫公主,我不出去!”

  终于公主该出场了。临上场还得让大家恭迎她——“不叫公主,我不出去!”

  自我介绍是这样开始的: 大家好,我就是年事已高,但还能自然怀孕生孩子的伊能静

  台柱子李诞好毒舌,先diss说:“我小时候就知道伊能静,那时候她是‘飞鹰三姝’的成员,红得很。 可48岁还说自己是公主的只有伊能静。干吗啊,48了,你怎么不去参加SNH48,他们是靠人数,你是靠岁数。”

  然后接着吐槽伊能静:“她14岁就在餐厅刷盘子,赚了数千万给家里还债,餐厅环境很乱,但她在餐厅的小角落里看张爱玲,当时叫出淤泥而不染, 现在就叫戏精,打小儿就是戏精!

  池子更狠了,把伊能静和秦昊的姐弟恋拿出来调侃:“每次伊能静问‘老公我美丽吗?’秦昊总是第一时间附和‘美丽、美丽’。那不是因为他真觉得老婆漂亮,而是他知道老年人的观念已经改不了了。伊能静总把自己叫做‘老少女’,可你什么时候见我们管张绍刚叫胖瘦子?”

  在《达人秀》上,伊能静几乎期期都被感动到哭,因此爱哭也成为她的槽点之一。池子说:中国达人秀的选手爱哭,你当评委比选手还爱哭,你是不是觉得自己是选手啊?来展现自己最强的泪腺。

  数数伊能静身上被贴的标签还真不少: 矫情、玻璃心、圣母白莲花、装嫩……

  每位嘉宾吐槽完伊能静,她都上前拥抱大呼小叫的:“ 你说得太好了,我就是啊,太好笑了”。

  这个笑的像公主一样的老少女,有谁真的懂她呢?

  原生家庭的痛: "表演性人格障碍“患者

  

  伊能静出生在台北,原名吴静怡,家中有七个姊妹,她是最小的一个。

  父亲想要个男孩,无奈母亲已不能再生育了,于是父亲抛弃了这个家庭。后来伊能静随母亲改嫁去了日本,没有读完高中,她就辍学打工赚钱养家。

  16岁时从日本返台,进入演艺圈。

  她的母亲告诉她:这辈子你嫁一个好男人你就会幸福了。

  后来,18岁的伊能静遇上了大她8岁的庾澄庆。因为门不当户不对,长久以来不被男方的家人和朋友认可。爱情长跑13年之后,二人终于在洛杉矶注册结婚。除了庾家妈妈和姐姐,没有半个伊能静家人在场,甚至都没有结婚戒指。

  这段恋情让伊能静疲惫不堪却又不敢多言。就像她自己在书中写的那样: 恋爱中的她是个病人,要死要活的。

  两人后来分歧越来越大,婆婆也对她愈加挑剔和不满。2009年,她被狗仔拍到婚内与异性牵手,一时间成了臭名昭著的“贱人”,甚至有人骂她“根本不配做妈妈”。

  有坊间传闻,当时哈林给了她两条路:一是离婚,二是隐退。

  后来,伊能静选择了离婚。随之而来的还有暴瘦,厌食,失眠。不停地看心理医生,靠吃安眠药也不能解脱的她,决定一个人跑去印度参加灵修。

  临行前交接“中国达人秀”的工作,高晓松劝她:“小静儿,有什么大不了的,你们女孩儿就这点事儿,喝个大酒,醉一顿就过去了。”

  但没人真的了解她经历了什么。

  这一段23年的爱恨纠缠,她用了五年时间才走了出来。她把自己这一段的感情经历,写进了《生死遗言》,她说,“爱上你,注定是一场苦恋,而我溺在苦里欢喜悲伤”。

  因为她的原生家庭,别人给她起了一个外号:"表演性人格障碍“患者。其特征是:期待被人注意,言行情绪化,过分以自我为中心,敏感易受暗示等等。

  差10岁的姐弟恋自嘲P图脸

  

  直到2013年,伊能静与秦昊相识。

  两个一见钟情的人,在约会之后,她自己坐在阳台上大哭了一场。她发短信给秦昊:她觉得俩人不适合。无论大十岁的姐弟恋,还是她过去背负的舆论,都担忧秦昊的家人可能扛不住。

  秦昊回她:那我们试着做朋友吧。但伊能静很生气:“我不是东西,不能试;我想要找的不是男朋友,我信任婚姻,我想要一个伴侣,一个家”。

  两天之后,秦昊打来电话,“我们聊一聊结婚的事吧,我跟家人说过了,他们没意见。”

  2015年,秦昊在普吉岛给了伊能静一场童话般的婚礼。次年,高龄产妇伊能静生下女儿小米粒。

  如今的伊能静,儿女双全。

  婚后的公主过得甜蜜幸福,喜欢粉粉的布置家,蕾丝、蝴蝶结……也喜欢家里一直都是香香的。她不再怕被人喊“公主病”,她有能力让自己当公主。

  伊能静感激那些嘲笑她的人,她说:真的谢谢不断笑我胖、肿的每一位朋友,没有你们的鼓励呐喊,我不会那么有毅力坚持健身。

  “自己还有很多进步空间,体态还不够完美、核心力量不够强、姿势还要调整、强度还在加强,我怎么也忘不了第一天连一个俯卧撑都做不起来的自己。”

  伊能静说老公秦昊有次说他们家的小米粒是大美,回头看了看说她是俗美……于是张绍刚说:秦昊其实也知道你美得是俗气的。

  之前她婚礼上被爆出无修图,网友吐槽她又圆又黑。这些梗也是在节目中重新提出来了。

  “很多网友说我老是给自己疯狂地P图,说我是P出来的,但是现场每一个见过我的人,都应该看到,我真的是很瘦,我真的没有满脸皱纹。那有什么呢,我真的很苦恼,我就长了一张P图脸。“

  因为经常晒娃分享家庭趣事,有人骂她是“老妈子”,说她只会待在家里,做饭带孩子。

  她怼回去:“我会赚钱,也可以做饭给家人,我能指挥300个人的剧组,也可以为女儿换尿布,我能投资理财买股票证券,也可以浇花剪叶,你能吗?”

  被讽刺“鸡汤圣母”想当一辈子的老少女

  偶尔,伊能静还被嘲是“鸡汤圣母”。

  常常有人提以前伊能静在歌舞厅表演时,别人都在玩牌、聊天,她都在看张爱玲,简直酸透了。但她说:喜欢看书被嘲笑了一辈子,喜欢写字也被嘲笑了一辈子,但我就是不扎堆,也不怕不扎堆,我还准备写到我死的那一天。

  她微博上回复过一个妹子:“女人的价值不是只靠男人,即使没男人,也能独立生活灿烂丰富。有男人过彼此珍惜,没男人过学茶道、花艺、旅行,一个人也无所谓。你比我年轻,怎么有那么腐朽的脑子?”

  喜欢做公益,遇到不平的事,总是第一个站出来发声。秦昊觉得她很傻,自己家庭和和美美,却总为了别人的孩子难受的掉眼泪。她坐在床边,一直哭。“不是我的孩子,可是还是一样可爱啊!”

  都说吐槽大会是洗白大会,伊能静却说:我干嘛要洗白?我已经像白雪公主那么白了!白也好、黑也好,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,人生欢欢喜喜,就看心态,其实真没什么不好。

  她说:人如果活着被每个一眼秒懂,活得也太平庸了!

  也对,人生若要悟,那里都是修炼场。

  她是一个活得很真实的人,喜形于色,全部表现在脸上。岁月教会她的不是打不还手,而是还击和自我保护。她做了很多别人没做的,也说了很多别人不敢说的。

  她首次执导的爱情电影《我是女王》,评分不高还饱受吐槽。但就像豆瓣网友感悟的那样:“ 这是一部很伊能静的电影,她借着台词给自己狠狠扇了一耳光,打醒自己,也打醒女人对烂男人的迷思。

  她从被抛弃的童年和失败的婚姻走过,有过错,有错过。但在过错和错过之后,伊能静每次都选择收拾好心情再出发。

  2015年,伊能静接到TED的邀请,她问儿子:我去参加TED演讲的时候,你说我要穿什么?

  儿子回答她说:“穿蓬蓬裙啊,卷头发啊,戴粉红色的蝴蝶结啊。”伊能静不好意思说:我是一个妈妈诶,我能穿那样嘛?我说妈妈应该要像中年的女生对不对,不然我这样上台,又会被骂了,说我装嫩啊,假少女啊什么的。

  然后她的儿子突然看着她,认真的说: “但是妈妈,你除了是妈妈之外,你还是你自己啊。”

  后来,在今年的一个公益节目上,她当天穿了她喜欢的蕾丝裙。

  她说: 长大是更有能力单纯,到了这个时候,不再为别人而活,就要浪漫地穿着蕾丝,做少女,哪怕一辈子是个“老少女”

  她说:我努力了一生就是希望在茫茫人海里、不早也不晚,刚好在有能力的时候,遇上最爱的自己,能有一天能不再带面具生活,别人不喜欢我跟我没关系,至少我要喜欢自己。

  只要是社会人,谁不做作?谁不想在别人面前表现的好一些?48岁了,她依然如少女一般的相信爱情,热血的关心他人和这个国家正在发生的事……有什么好diss的呢?

  突然粉上了这个一直在撒娇的老少女——伊能静。

  她在《吐槽大会》上最后的发言太酷了:我就是我行我素、独立个性的伊能静,你们谁也别想改变我。


(责任编辑:朱菲)
相关报道


东北新闻网
微信订阅号

东北新闻网
手机版

东北新闻网
法人微博

新闻客户端
Android版

新闻客户端
iPhone版

 
关键词:

打印】【收藏】【关闭窗口

*本网站有关内容转载自合法授权网站,如果您认为转载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,
请您来信来电(024-31885629)声明,本网站将在收到信息核实后24小时内删除相关内容。
东北新闻网版权所有,未经授权,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,违者依法必究。